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一拳厨神 第四百五十六章 你要拿什么与我赌

2019-10-11 20:03:51

一拳厨神 第四百五十六章 你要拿什么与我赌

阿神山顶,来自各个势力的年轻天骄们齐聚一堂,互相结交、论道与切磋。

九黎古世家黎尘心以及娇女黎月、风雷古世家的风默兄妹、不朽传承五行天的最强传人、西陵界的凌天、缥缈宫的月如仙子、太玄派的病弱青年李继业……

到处可见当初在东沧都城外的三千至尊战台上表现出众的年轻天骄的身影,都是那一场盛事中的熟面孔。

除此之外,万妖兽族年轻一辈的天骄至尊们亦有在场,英才府广招天下英才,自然不会仅仅局限于人族。

身着金羽战袍,如同一轮小太阳一般的金乌族六太子陆鸦、一袭大红袍,嘴角带着邪魅笑容的堕落血凰一脉的年轻至尊凰煌、南界麒麟一脉的麒零、黑神雀一脉的乌菩、天鹏族的金鹏、当初险些死在吴笛手上的银月天狼一族天英、白虎一脉的昼连、黄金狮子一族的九头王……

在这个大时代背景下,如今的大陆,不管是什么事都比不上万妖兽族与三国一寺之间发生的浩大战争,这是关乎生死存亡的一战。

原本,在大陆各方的估测下

,这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然而吴笛的出手却是将一些时事专家的预测彻底粉碎。

吴笛这个从圣战力的出手,直接让的战争跳过了冗长的攻坚战,直接进入顶尖战力的互相碾压之中,或许这场战争会结束的比人们原本想象中的要早上很多,结果或许很快就要出现,这是很多人的新预测。

当然,也有不少人对此持怀疑或者直接否定状态,他们认为在圣级的顶尖战力层上,三国一寺太过薄弱。

就算是现在风头正盛的吴笛,疑似有从圣战力,但是面对万妖兽族妖圣们的围攻又还能够如何,必然只有陨落一途。

更有某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公开发声,断言吴笛必将在不久的将来败亡。

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甚至还对落日森林一役提出质疑,认为吴笛的从圣战力表示严重的怀疑。

他认为就算是最为辉煌的最古时期也出不了这种妖孽,更不用说在现如今这个年代,就连一百岁以内的人道极巅都已经有不知道多久没有出现,只在这一世出了吴笛,更何况是一名三十岁的圣人,简直是异想天开并且顺带着无情嘲讽了那些尊崇吴笛的人们。

……

英才府阿神山上,随着一个人的牵头,顿时关于吴笛与战争的各种话题在聚会上爆发而开,各人各执己见,争论不休。

“不是我跟你们吹,我朋友也就是你们知道的吴圣,一个人打几个妖圣绝对没有问题,这一点我可以打包票。”紫阳教的葛弘叉着腰,仰着头,说的那叫一个唾沫横飞。

周围的众人,即便是那些相信吴笛可以力敌妖圣的‘辩论盟友’都是不由的与葛弘拉开了一些距离,认为他说的实在是太过夸大,吹牛逼不打草稿,这要是附和下去是要被人嘲笑至死的。

“咳咳”即便是一向与葛弘关系莫逆的李继业,此时神色都是有些不自然,不知道是旧疾发作还是想要提醒葛弘,咳嗽了两声。

“唉,你们别不信,想当初我说吴笛兄弟能够一个人打几个君主的时候,你们也是现在这样不信的,我跟你们讲,前车之鉴,要吸取教训啊各位,信我准没错。”葛弘言辞凿凿的说道,令的一部分人真的心生动摇。

因为当初吴笛表现出可斩顶尖国主战力,在仙药小界之中洗劫万妖兽族,直到后来九大巨头齐至要围杀三国一寺的时候,也有一场小聚会,当时葛弘吹牛夸大说吴笛能够一个打三四个君主的时候,他们之中的很多人也是完全不相信。

直到后来吴笛展现无敌半圣战力,以一人之力将杀来的巨头们吓得、杀的落荒而逃,甚至连金乌族的圣钟都是易主,当时不知道跌破了多少人的眼球。

就连葛弘自己也是震惊的张大了嘴巴,虽然很快又收敛,装出一副早有所料的模样,但是还是被不少人捕捉到,知道他并非早就知道内情,而是真的在瞎几把乱说,凑巧说中了而已。

“哼,真是一派胡言,若是我族妖圣出手,还有他吴笛什么事,必然要在三两式之内被镇杀。”一名身着华服的青年倨傲的说道,他来自螣蛇一族,该族的妖圣已然被吴笛炖成了蛇羹。

“三两式?你也太高估你家的妖圣了吧,我记得没错的话,螣蛇妖圣目前还只是肉身成圣,体内的灵力都还未完全转化为圣力,与当初落日森林的金刚猿妖圣差不太多。”光是看相貌都能够觉得这人很狂的男子说道,他正是风默,来自风雷古世家,底蕴深厚,因而无惧。

“我族妖圣老祖并非不敌,只是担心大战会触怒落日森林深处的禁忌。”一名黑脸壮汉说道,他便来自金刚猿族,并且是那名妖圣的后代,因而在听到自家的无上妖圣先祖无故躺枪之后,脸色更加黑沉。

“若是你对那吴笛如此有自信的话,那不妨与我们赌上一场,如何?敢否?”一名散发着奔放气息的妖异青年开口,他是银鳞豹一族的当代最强者疾步。

“有何不敢?”葛弘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应承下来。

“我这里有一块神速石,不知道你能拿什么东西来赌?”疾步开口,取出一块闪烁着银光的石头,光是看着便是让人对于极速一道的感悟有所加深。

这绝对是一件难得的瑰宝,可以作为宗师晋升国主境界的世界基石。

“我……”葛弘嘬着牙花子,脸上闪过犹豫之色。

“怎么?不敢了?”疾步讥讽一笑。

“有何不敢。”说话的并非葛弘,而是李继业。

李继业拍了拍葛弘的肩膀,兀自上前,伴随着哗啦啦一声,一堆流光溢彩的珍宝被他随手堆在地上,都是一些稀有的宝料,其中有不止一件价值不下于神速石的瑰宝。

“现在不知道你要拿什么来和我赌?”李继业开口,将问题反向抛了回去,在这一刻他一改以往的病弱,变得强势而富有侵略性,再配合上那一堆豪气宝料的衬托,令的在场的不少女子皆是侧目。

……7110

商丘治疗阴道炎医院

株洲治疗男科费用

晋城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商丘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株洲治疗男科医院

便利妥都有哪些护理产品
便利妥护理垫棉柔
慢性心衰治疗费用
冠心病心绞痛的小偏方
顽固性心衰治疗方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