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中国历史

炎武战神 第2644章、血狂天

2019-10-15 12:44:08

炎武战神 第2644章、血狂天

幽暗洞府,冥冥鬼火闪耀。一座诡异万分的祭坛,备是孤独冷清的伫立在洞府中,四周围着成群的狰狞恶像,每一座恶像都似乎沾满了腥血,隐隐闪烁着腥血森光。

呼呼!~

一连窜沉重的喘息声,伴随着痛苦的**,黑龙挣扎着爬起身子,满色怒火的注视着眼前诡异非常的背影。

“你到底是谁?”黑龙恨然问,倒是冷静了几分。

“我?”

鬼蝠缓缓转过身来,脸上泛着邪异的笑容,嘴角如弯钩,满是玩味的冷笑道:“呵呵,当年你断我一臂,这笔账你记得吧?”

“额”

黑龙直勾勾的盯视着鬼蝠,盯视着那张妖邪阴狞的面孔,脑海里渐渐的浮现出种种记忆,毕竟作为圣境强者,黑龙所遇的同等敌手并不多。

良久!

黑龙似乎回忆起什么,面色惊怔,差点一口气喘不过来,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惊愕万分的哆嗦道:“难道你是”

“桀桀~”

鬼蝠狡黠狞笑,整个身体耀起强烈血光,萦绕着一圈圈邪恶光环,一股股森冷邪异的气息,如同九幽吹起的寒风,凛冽彻骨,强烈刺激着黑龙的眼球,震撼着他的心灵。

下一刻!

鬼蝠整个人痛苦而似兴奋般,在血光笼罩中剧烈的蠕动着,本是瘦骨如柴的小体格,转眼间竟是变成了一位身材威猛魁梧,傲如铁塔的壮汉。

乍见!

眼见的壮汉,光秃秃毫无毛发的脑袋,闪烁着金属色光泽,从右脑侧沿着到脸,刻纹着一道卷曲毒蛇图纹。双瞳如血,锐利至极,横眉粗鼻,嘴露尖牙,浑身上下坦露出爆炸性肌肉,显得异常的坚硬结实。整张粗鲁的面容,与那威猛的身材形成完美搭配,不自主的释放出浓烈的凶煞之气。

然而!

当黑龙真正看清楚鬼蝠的真实面貌之后,心底的震惊早已盖过了一切,浑身发抖的骇然惊呼:“狂神!血狂天!”

狂神!

血族第一战神,骁勇善战,是血尊座下最为得力战将。当年血族崛起,神魔两界败在狂神手中强者怕得用两只手才能数。

此者行事雷厉风行,克敌法门甚是霸道,嗜血无情,是个超级狂热战斗分子,为此便有了狂神的威名,神魔两界无不闻风丧胆。

但狂神血狂天的行事作风,不喜阴谋诡计,向来是以武力解决,哪会这般勾心斗角。可血狂天竟能蛰伏魔界,巧妙伪装成鬼蝠圣使,隐忍千年之久,就连常于逢面的魔星圣使,竟然也被血狂天给糊弄得团团转,最后甚至被利用。

“狂神?在这魔界隐忍千年,每日勾心斗角,阴谋诡计,还得去适应另一个人的所有习性,我几乎都快忘了自己的身份。”血狂天感叹道。

“本尊也没想到,当年威名赫赫,凶名昭著的血族第一战神,竟然会是这般小人嘴脸!当真丟了你的身份!”黑龙冷哼嘲讽。

“呵呵,若非是我忍辱负重,岂会有今日!”血狂天冷笑道。

“哼!当年本座可是记得,你被我断去一臂,重创败逃,你岂会蛰伏在魔界?竟能瞒天过海,将鬼蝠圣使取而代之。”黑龙沉哼道,怒火滚滚,没想到自己最后竟会栽在曾经的手下败将。

“若非是你们心生贪念,岂会让我有可乘之机?”血狂天阴狞道:“当年我血族战败,你们魔界亦是元气重损,而你们四大圣使亦是皆负重创。所以我便刻意给你们留下我血族秘术,只可惜只有你与鬼蝠暗中偷习。”

“卑鄙

!”

黑龙愤怒至极,当初身负巨创,侥幸搜得血族秘术。无意一探,便会迷了进去,便暗中偷习秘术,修为的确得到了快速恢复,甚至精进诸多。

想不到,竟然会是个陷阱。

血狂天不以为然,又道:“竟然你们都修习了我血族秘术,那便给我造就了机会。本来我是想要在适合的时候夺舍你的修为,占据你的肉身。但后来经过我的暗中观察,以及数百年来你的所作所为,便知你野心巨大,值得再度利用!所以我便第一个选择了鬼蝠,因为这鬼蝠心计极高,最后不易控制。我便暗中潜伏在鬼城,苦苦经营,也终于取得了鬼蝠的信任,待到适合的时机,我便夺舍了他的肉身与修为!结果很顺利,我成功取代了鬼蝠,更与魔星圣使暗中拉近了关系,以致魔界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如此的话,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下,你便不敢轻举妄动。”

“你一心暗中造就我,难道就不怕有早一日对你构成威胁?”黑龙怒不可遏,被利用的滋味可不是那么好受,恨不得将血狂天给吃了。

“威胁?你觉得我会如此轻易传授给你们最完成的我族秘术?只若你们暗中偷习,我自有砝码对付你们!就像是鬼蝠,我竟能夺他修为,也自然能够废了你!”血狂天面色阴狠,沉冷道:“不过这千年来你的表现很不错,一切都能按照我的计划进行。只若你成功夺得古印,或是破除魔源封印,释放上古邪灵,那便是你们魔界的末日!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在你计划将成之时,竟然会半路杀出个煞星,这也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顿了下,血狂天又鄙视道:“更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苦苦造就了你,最后竟然会败给一个无名小卒!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血狂天说得头头是道,可到了黑龙的耳中却是无比耻辱,愤怒,爆目切齿道:“血狂天!你这卑鄙无耻的畜生!你竟敢玩弄本座千年!本座要将你碎尸万段!”

猛地!

黑龙纵身一跃,如同猛虎扑食之势,挥举着屠神刀,暴怒万分的朝着血狂天怒斩过去。

面对如此凶势,血狂天却浑然不惧,甚至完全没把黑龙放在眼里,纹丝不动。唯独两双宛若死物构成般的冷眸,极是不屑的藐视黑龙。

眼见着!

这一刀就要击中血狂天,突然间黑龙好似遭到电击了般,一股剧烈的痛苦,顷刻间麻痹全身。那感觉就像是被扯断了所有的筋脉,备是痛苦的惨叫一声。

噗通!~

刀势未落,黑龙却重重倒下,单膝跪地,魔刀撑地,痛苦万分的口喘着大气,浑身剧烈的抽动着。纵是怒火万丈,硬是在痛苦的麻痹下提不起丝毫的战力。

血狂天居高临下般的蔑视着怒火冲天的黑龙,面色森森的说道:“方才我已经在你体内打入了血咒,只若你修习了我族秘术,便会受血咒所制。再加上你现在身负重创,于我来说,你与废人已经毫无区别。”

废人!!!

比起在凌天羽手中接连受挫所遭受的耻辱,而血狂天的所作所为,简直就像是将黑龙的所有尊严与骄傲践踏在脚下。

“我我要杀了你这畜生”黑龙气得两眼发直,双目赤红如血,发指眦裂,可硬是转运不起体内的邪能,感觉全身像是被某种邪恶的物质牢牢束缚住,难以动弹。

“呵呵,那小子有句话倒是说得不错,你现在不过是条可怜虫罢了。”血狂天嘲讽冷笑道。

“你”

黑龙气得大口污血喷了出来,暴跳如雷,火冒三丈,怨气满腹,痛恨至极。纵是杀念极盛,可却无力可作。

“别再白费心机了,你注定得成为我的垫脚石。”血狂天阴沉着脸说道。

黑龙暴怒至极,咬牙切齿道:“我黑龙败在你手里,我认了!但那小子实力非凡,手段更是层出不穷,本座与他交手数番,心知此子威胁巨大,难以对付!你就算是能夺舍本座的修为,也未定是他敌手!更何况你此行暴露,魔星圣使自然也不会再信任于你。更重要的是,逍遥魔尊已经成功脱身,界灵俱存,依旧可操控古印,你还能拿什么跟他们斗?”

“呵呵,你暗地里对逍遥魔尊做了什么,心知肚明,这对于我来说毫无威胁。至于那小子,如今亦是元气大损,又能掀得起多大的风浪?”血狂天冷笑道。

“当初本座就是这般自信,自以为在魔界天下无敌,才会阴沟里翻船,败在那小子手上!”黑龙冷凛道:“而你,也必然会重蹈覆辙,结局与我无异!”

“真是可笑,方才你可是对那小子恨之入骨,如今倒是处处为他壮势。”血狂天鄙视一番,环视周方一眼,阴笑道:“你可知这是何处?”

“恩?”

黑龙面色惊怔,这才细细留意四方,望着四周存在的恶像,望着那诡异祭坛,这与自己之前苦苦布置的巨石阵禁竟大有相似之处,只是这邪禁要布置得更加完美精致,而且充斥着极其强大浑厚的魔源能量。

“这这里是”黑龙震愕至极。

“呵呵,此处便是在魔海底处地层,是我隐忍千年苦苦经营的杰作。”血狂天得意冷笑。

“呃!?”

黑龙震骇万分,没想到血狂天竟能将邪禁设在魔海之下,绝非是一日之功。而血狂天竟能在自己眼线下完美布禁,就连黑龙都不得万分佩服。

“你所布置的邪禁,我早已暗中改动,而这邪禁的存在,为得是有朝一日对付你!”血狂天冷哼道:“可恨的是,那小子行事竟如此果断,短短数日便彻底搅乱了我的布置!更令我没想到的是,这小子竟能不惧魔源侵蚀,实在是难以意料。”

“竟然你知道那小子的本事,你若敢再动用邪禁之力,必然会引起他的察觉。以你如今,还有什么优胜的筹码?”黑龙怒色道。

“愿者上钩,竟然那小子对邪禁感兴趣的话,届时自然会自投罗!”血狂天备是阴险的笑道:“呵呵,只要能让那小子入局,以我到时的实力,魔星那个贪生怕死的家伙自然不成威胁!至于逍遥魔尊父女,现在已是自身难保,不足一提,古印自能轻松到手!”

“卑鄙的畜生!你定会不得好死!”黑龙愤怒至极,懊悔万分,他虽有巨大的野心,但从来没想过要毁灭整个魔界,只是为了拥有最无上的力量。

“现在不得好死的人只会是你!”血狂天面色一沉,残酷无情的冷声道:“我隐忍千年,终于能够好好宣泄一番,是时候取你狗命!”

说罢!

血狂天猛地一记血爪,狠狠穿透黑龙的脑门,一股股极地邪恶的力量,如同洪水般疯狂的涌入黑龙的体内。

黑龙浑身一僵,面色蜡白,眼瞳急缩,痛不能言,愤愤不甘,心念如死,绝望万分。在邪光的猛烈侵蚀下,黑龙体内的精血与邪能,滚滚流失转入血狂天的体内。

...

成都圣贝牙科医院专家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医院电话号码

成都圣贝牙科医院医生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的电话号码是多少钱

成都圣贝牙科医院电话

轻微脑动脉硬化严重吗
动脉硬化是什么症状
脑粥样动脉硬化的治疗
轻微脑动脉硬化严重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