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文献

苍雷的剑姬 第1060章 总而言之这章咱居然赶出来了

2019-11-16 13:18:02

苍雷的剑姬 第1060章 总而言之这章咱居然赶出来了

“还、还以为要死了呢。”在终于察觉到不对的艾蜜琳娜松手之后,险些就此窒息过去的我忙不迭大口且贪婪地呼吸着,将新鲜的空气飞快地塞进了自己的肺部,那感觉简直就像是重获新生了一般,连眼泪都忍不住飙出来了,“真是太好了,不用去跟智障女神扯皮带着她到异世界打工赚钱做苦力是说招兵买马操魔王了。”

“这个世界还轮不到你这样的变?态绅士兼战5渣来献上祝福,快点给我醒醒!”艾蜜琳娜尽管口吻听上去似乎没好气的样子,但终究没有再实际对我动手而是与咱保持了距离道,“总之没啥事的话我们就出发吧,先往南方飞得远一些,或许不需要多久敌人便会主动找上门了。”

我很想就刚才差点被掐死的问题继续和女孩进行讨论,不过蒴夜已经非常配合的变幻成了巨龙形态,艾蜜琳娜更是三两下就跳到了小黑龙的背上,咱见状也只能选择沉默手脚并用着爬上了龙背。

毕竟坐骑是人家的而我则只是一个搭车的,不服软不行呀。

“为什么选择南边?”颤悠悠地来到龙背上后,我并没有站起身而是非常不雅的蹲了下来,两手抓着脚边的龙鳞疑惑道,“你发现什么了吗?”

“没,这次倒是真的在碰运气了。”艾蜜琳娜对于我畏畏缩缩的模样并不在意,她摊开了双手淡淡道,“因为南方是曼提乌斯族在联军穿越后第一次袭击过来的方向,仅此而已。”

明白了,当初那群灰皮蛤蟆肯定没有想到联军会紧跟着入侵,最起码不会想到我们的行动会如此迅速。慌慌张张的他们匆忙间组织部队阻击联军时自然不会考虑到今后那么多的弯弯绕,因此南边极有可能是对方初次集结部队的位置,在其附近没准还能找到敌人的基地呢。

这丫头还说什么碰运气,明明就是十拿九稳的尝试啊喂。

“既然这样那我完全没有意见,相反倒是要做好战斗的准备才行呢。”我说着抬手摸了摸头顶上的毛球,“小东西,待会就要靠你啦。”

“咪啪。”毛球鼓成了一团骄傲地回答道。

艾蜜琳娜笑了笑没再说话,而是轻轻在龙背上踩了两脚;对此会意的蒴夜当即张开双翼飞上天空,强劲的气流呼啸而来,当场糊了脸我一脸。

天空是诡异的橘黄色,空气中偶尔能嗅到淡淡的类似于西红柿烂掉一般的奇葩气味,不知道是大气中具体什么成分才造成了这种情况。下方的地面我没敢探头去看,但多半应该在要塞附近围拢着许多帐篷以及其它临时简易建筑,构成了联军的驻地;同时还有大量布置得井井有条的部队和随时都能够启动的兵器,只是官兵们的士气如何就不太好说了。

退路被断且敌军强大的情况下大家心里都没底,这也是无可避免的事情。所以艾蜜琳娜才会有意带着我们坐上巨龙化的蒴夜从众人头顶飞过,这样做无疑可以起到激励大家的作用。

巨龙是力量的象征,哪怕她身上的鳞片是不详的黑色也照样能够让亲眼看见的普通人类两腿发软着颤抖不已――不过当这头黑龙是自己人时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我甚至能够隐隐约约听到从地面上传来的欢呼声。

当然光是飞一下还远远不够,我们必须带点什么回来才行,否则让蒴夜没事在军队上空扑腾几下翅膀和作秀有什么区别?实实在在的咬上敌人一口、然后再好胳膊好腿的返回,这完全就是没有人认为现实中会发生的联邦大片的翻版,也是艾蜜琳娜正准备去做的事情。

讲道理,此时此刻的我非常紧张;但,我相信在女孩的带领下我们终将会获得成功。

――――――――――――――――――我是分割线――――――――――――――――――

敌人多半在南面,却也不排除他们已经转移了阵地的可能性。不过就算没有找到对方的部队,找到平原附近的城市哪怕村落也是好的,最起码能够确定曼提乌斯族的居住区域,为挫败敌人进攻后联军接下来的推进方向指明道路。

然而事情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简单。蒴夜保持着高度警惕往南面移动了约莫两三个小时后,正当我无聊到快要昏昏欲睡之际,小黑龙忽然大声警告了起来:“前方有情况。”

啪的一声轻响,在我头顶上闭着眼睛愉快地从根本看不见的小鼻孔里吹着水泡泡的毛球当即浑身猛地一抖,水泡紧跟着就破了。小东西很是不满地甩着毛重新恢复了活力,而它的动作也让咱惊醒过来,忙不迭揉着眼睛抬头看向了前方。

讲道理我和毛球都没有正儿八经的索敌技能,再加上艾蜜琳娜和小黑龙又是那种敌人远在千里之外就能发现的规格外、赶路的时间又那么长,所以放松到最后就变成这样了……

好吧这不是重点,作为乘客而非司机长时间坐车之后小睡一会儿乃是十分正常的事情,没什么好在意的。相比之下,远处地面上一座巨大的类似玻璃罩般的人造建筑才更加值得关注。

“怎么,发现敌人了吗?”由于那个灰蒙蒙的【玻璃罩子】看起来无论如何都不像是防御建筑的样子,我忍不住对旁边的艾蜜琳娜疑惑地问道,“好像并没有人的样子啊。”

金发少女也在仔细打量着远方的建筑物,虽然未曾扭头看我,却是抬手冲咱轻轻地摆了摆说道:“不用担心,周围完全没有任何敌人乃至活物的迹象,这里是一块真正的死地。”

听到女孩这样说我顿时更加糊涂了:“桥豆麻袋,这里是死地究竟是指的神马情况?远处那明摆着是人造建筑吧,我甚至可以在更加遥远的地平线附近看见一大片灰蒙蒙的低矮建筑物黑影,怎么会没有人?”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艾蜜琳娜有些困扰地抓了抓自己的马尾辫说,“总之先过去看看吧。”

黑龙飞行的速度和联邦飞得最高最快的渡鸦侦察机也差不了多少,如果不是金发少女平时有注意用护盾罩着我,战5渣的本人就不止是在龙背上风中凌乱的状态了。当然飞得快也有好处,比如说咱们没多久便来到了那个玻璃罩子的附近。

实际上那些灰蒙蒙的材质并不是玻璃,我走过去小心翼翼地用手摸了一下,冷冰冰硬邦邦的,倒更像是金属。从外面看不到里面,但我总觉得光线应该能够进入建筑内部,或许从里面应该能够看到外面。

整个建筑的形状宛如一只大号的长条面包,在侧面有一扇非常大的门,足够让卡车轻轻松松地进出。我顶着毛球、艾蜜琳娜带着重新变回萝莉的蒴夜,几个人在门边做好准备后,由金发少女带头提裙抬脚踹开门一起气势汹汹地冲了进去。

话说这丫头踹门的动作如此熟练该不会是在她老妈身上练出来的吧?嗯,这里面水太深了还是赶紧打住为妙!

果然如同先前猜测的那样,光线能够穿透那层灰蒙蒙的金属进入到建筑物的内部,冲进来后我当即放弃了打开手电筒照明的念头,因为里面已经足够明亮了。

地面上是许多排得整整齐齐的金属围栏,好似电影院里面的座椅,里面七歪八扭的倒着不少黑乎乎的天晓得是什么玩意的东西;围栏中间竖着一根金属管,表面布满了细孔;几台不知道做什么用途的机械被胡乱扔在围栏之间的宽敞道路上,已经锈得和一坨翔没什么区别了。很显然这绝对不是什么军事设施,但也并非制造工厂,如果没估计错的话……

“应该是一座农场吧。”环顾四周的艾蜜琳娜先行说出了我的猜测,“围栏里那些黑乎乎的多半是已经彻底腐烂的农作物,中间那根金属管负责喷洒淡水、肥料以及农药,典型的密集耕作型农场。这样说来,距离这里不远处的那些大片建筑,应该就是曼提乌斯族的村庄了吧。”

“但为什么会没有人呢?”我到底还是忍不住奇怪地问道,“总不会是那些灰皮蛤蟆因为担心战斗有可能误伤到平民所以利用这段时间把他们全都迁走了吧?”

连我自己也不信这个狗屁理由

,因为那几台机械没可能才几天功夫就锈蚀得跟烂翔一样,这里少说也已经荒废好几年了才对。

艾蜜琳娜走到机械旁边伸出纤手轻轻地在其表面摸了摸,让白皙的手指上沾满了铁锈:“因为曼提乌斯族不再需要农场了,至少是不需要大量农场来维持种族的生存了。他们绝大部分人口被恶魔转化成了亡灵,那些活死人是不需要吃东西的。所以这些偏远地区的村庄里是不会有人的,倒霉的灰皮蛤蟆应该被集中在了他们的工业城市里没日没夜地赶工制造武器,只有在那里才能找到他们。”

听闻女孩的话语后,我不禁沉默了半晌才幽幽地开口感叹道:“还真是连奴隶都不如的生活呢。”

“用不着为这些家伙感到悲哀,周翼。”金发少女拍掉了手上铁锈毫不在意地笑了笑说,“他们连生物都不是了,自然也感觉不到痛苦和疲劳,纯粹只是恶魔手里的消耗品而已――真正应该感到沮丧的人是我才对,因为我没能说服曼提乌斯族相信联盟,这才让恶魔钻了空子导致他们最终变成了如今的这种模样。”

以前闲聊的时候艾蜜琳娜曾经有提到过这段往事,不过说句对不起人的话我其实挺庆幸女孩和灰皮蛤蟆的接触是以失败收场的。毕竟我很清楚这丫头如果成功说服曼提乌斯族加入联盟对抗恶魔之后会带来怎样的影响,那个绝望的世界我一直以来都只是将其当成了噩梦;然而你们要知道,噩梦这玩意是永远也无法摆脱的,特别是在睡觉的时候。

于是我随即上前两步抬手按在了艾蜜琳娜的脑袋上:“你没必要自责的,艾蜜琳娜。换个角度想想,正是因为你没能说服这些顽固的蛤蟆,才使得联盟将注意力放到了我们身上。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们根本没可能挺过那个抖S神明的试炼,更不要提抵抗恶魔的入侵了。”

金发少女不出所料的拍掉了我的狼爪,没好气地翻着白眼哼道:“也许我当初更应该尝试留在戴拉福尔克位面继续和这些蛤蟆死缠烂打,而不是追着一个叫做贝洛克的蝙蝠翅膀千里迢迢跑去某座陌生的城市里掉到了下水道中而跳出来的时候又被某个绅士碰巧看见了自己的胖次。”

我揉着微微作痛的手尴尬地撇开了目光讪笑道:“啊哈哈哈,蜂蜜色还真是一种漂亮的颜色呀,我以前咋就没有意识到呢?”

艾蜜琳娜毫不客气地用力踩了我一脚:“那种事怎么样都好啦。既然这里没人,我们接下来就去附近的村庄里看看吧,没准能发现点什么。”

“奇怪,你不是才说附近没人的吗,这样又能发现什么呢?”

“居民尽管被迁走了,可村庄里的建筑仍在;联军初来乍到时敌人就是从这个方向上展开攻击的,说不定他们当时有在村庄里驻扎军队。”金发少女一边朝外面走去一边耐心地解释道,“如果敌人的狗头军师说服了其他人主动跳出来袭击我们,那么对方就只能选择隐藏――附近都是无遮无挡的平原,南边这块还有什么比村庄更好的藏身之处呢?”

听到女孩这样说我总算转过了弯来,可很快又继续迷糊了:“原来如此。但是艾蜜琳娜,敌人此刻明明应该抓紧时间准备进攻才对吧,为什么要隐藏起来躲避我们的搜索侦查?”

“这就是我们要想办法把对方找出来的原因了,因为不知道、所以才会想要弄明白。”

好吧,的确是这样没错了。(未完待续。)

佛山治疗宫颈炎医院
甘肃治疗阴道炎费用
前海医院李元友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官网
郑州市儿童医院怎么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