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史军史

丹天战神 1007.第1007章 大陆强者

2019-10-11 14:11:21

丹天战神 1007.第1007章 大陆强者

说实话,纪羽是真的不甘心,意念令牌就这么被夺走了,原本是有机会让他修为再进一步的啊!

好在那两块令牌还在,未曾被夺走,这也是那慕长老大意所致

七块令牌,每一块皆是难得,慕长老身为圣者,也不过得到一块,谁会相信纪羽区区一个天空战师会有三块?

“纪羽……对不起,我……”战月儿看着站在身边的纪羽,有些不知所措。

若不是自己,那慕长老又哪里能威胁纪羽?

“不关你事,就算没有你他一样有办法拿到他想要的东西,要知道……他可是一个圣者啊!”

纪羽有些无奈的说道,语气之中带有苦涩的味道,圣者,比他强大不知多少,又哪里会是他们能够抵抗的?但他想不明白,为什么那慕长老会知道自己手上有令牌的?

就算慕长老手中也有令牌,但也不至于就能推算出他手上也有吧?

“我们……”

“走吧……”纪羽叹了口气,身影有些落寞。

也许这便是现实吧,以实力为尊,谁让敌人太恐怖,恐怖到他根本就无法抵抗的地步?别说是一个圣者了,哪怕是那张焕,也不是他能够抵抗的啊!

心中憋有一股气,但却不知往何处发泄,这让他有些苦闷。看着这样的纪羽,战月儿默不作声的跟在他的身边……

……

在得到意念令牌之后,慕长老一路疾走,圣域跟紫天大陆之间的通道本身就是有限制的,是受到三大家族的限制,必须要持有规定的令牌才能通过,他此时是单独离开的,因此也难以通过那个通道回去。

“令牌之事不可让三大家族的人知道……”慕长老心中暗自掂量着,毕竟令牌实在是太宝贵了,若是走漏了风声,回去之后他将会是死路一条。

他必须要找个地方炼化了此令牌,否则回去之后必定会泄露出去。

想到这里,他的意念扫遍了整个紫天大陆,寻找着一处安身之所。

而就在此刻……

“呵呵,夺宝之后也发现烫手了?”一个安详的笑声传到他的耳边,差点没让慕长老魂飞魄散。

“什么人!”

慕长老心中震惊无比,在这大陆之中怎么也会有这种人,接近自己身边自己都没有一点感觉?此人修为怕是不下于自己了吧,但这样的人,怎么会留在大陆之上?

他双目大睁,眼前一个老者兀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身上的气息,让他心惊胆战!

“你是何人!大陆上怎么还会有你这样的人!”慕长老脸色剧变,看着眼前这老者,浑身毛发顿起。

强大!恐怖!深不可测!

这便是那老者给他的印象,一身修为深不见底,这大陆上怎么还会有这种存在?

“不是紫天人,不管紫天事。道友怕是过界了吧?”

那老者悠悠走来,淡淡的看着慕长老,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人了。

然而在慕长老眼中,这老者却是恐怖得没了边了……返璞归真!

踏入圣级之后,修为越强大,本身的气息显露的就越少,越难让人察觉,他刚入圣级不算久,并没有达到这种程度,但眼前这老者显然就已经是走到了他的前头了。

但这样的人是为何而来?莫不是也为了那块令牌?

越想,就越有可能!

“即使是过界了,怕也不到阁下来管吧?我乃三大家族慕家的长老,莫非阁下还不愿意给我慕家一个面子不成?”

慕长老小心的看着眼前的老者,他并不想跟其出手,道出慕家之名,也只是为了给他一些压力。

三大家族,那可不是指紫天大陆的三大家族,而是指圣域的三大家族,那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巅峰家族,就算是圣人,哪怕是帝级强者,也要给三大家族面子的,他就不信眼前这老者在面对慕家的时候还会如此镇定。

然而,他还真的就失算了。

“慕家么?呵呵……老夫倒是有段时间未曾去过了,慕非那小子还好么?”

老者的一句话,直让慕长老吓了一大跳:“慕非……你认得我们家主?”

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老者,这老者到底是什么身份?连慕非都认得?

慕非是他们慕家的家主,是货真价实的帝级强者!在整个圣域都是顶尖的存在,眼前这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老人,怎么会认识慕非?

“呵呵,你是慕青一派的人吧,看来慕非那小子还是有些悠游寡断了啊!”老者淡淡一笑。

然而这却差点让慕长老魂飞魄散!

是谁?这个老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连这件事情都知道!

慕非跟慕青,两个帝级强者,是慕家的两个顶梁大柱,但两人是面和心不和,明争暗斗是常有的事情。

只是……这件事几乎没有谁知道,即使是慕家,也只有一些比较核心的人才知道,慕家分成两派,一派是慕非派,一派正是慕青一派……而他,则正好是慕青一派。

这种极为隐秘的事情,怎么眼前这老人都知道的?看来自己还是太过小看他了啊。

“敢……敢问前辈名讳?”慕青不敢怠慢,看着眼前之人,急忙问道。

“呵呵,不问也罢,不问也罢!”老者淡淡的摆了摆手。

慕长老的心咯噔了一下,眼前这老者的修为远比他强大,看来手中的令牌怕是……

“好了,闲话已经说得够多了,你且将那令牌交予我,我自当为你打开圣域之门。”老者淡然说道。

“啊!这……”慕长老一惊,有些惊疑的看着眼前之人。

果然是冲着那块令牌而来!

这样的人要取得令牌实在是太简单了,单靠自己的力量,那是断然阻挡不了的。

但他好不容易才发现了这么一块令牌,就这么交出去,他心有不甘啊!

“怎么?”看着慕长老那纠结的样子,老者也未曾动怒,而是淡然开口。

“这,前辈明鉴!此令牌是晚辈千辛万苦取得,前辈身为高人,夺一晚辈之物,未免也,未免也……”

“你是想说未免也太可耻了?”这是,那老者轻笑一声!

苏州性病医院
包头白癜风
鸡西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苏州性病医院费用
包头白癜风好的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