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解密

笛声一天又一天仿洛夫无题4行

2020-09-15 21:27:36
一天,又一天 -仿洛夫《无题4行》

1。

大雪无雪。

发情的野猫在阳台嘶叫了1夜。

直至我狠狠地吐出一口浓痰。

太阳被粘在低空,阴森着脸。

2。

洗脸时不经意触碰到鱼尾纹。

再向四周摸索,老年斑。

差点爬上了额头。

像一个年轻的寡妇,等待日出。

3。

石头是最值得信赖的朋友。

沉默寡言,把花朵开在内心。

真的,从芭提雅捡来的几颗。

这么多年了还露出人妖般的微笑。

4。

这棵树每天都活在清晨八九点钟。

我从来不知道准确描述它的状态。

秋季它也不会抖落经年的累。

夜静时,不知会不会喊出冬季的痛。

5。

敲门,90岁的老人一直在。

敲门。现在他已95岁了。

每次为他泡上一杯茶。

总会觉得光阴1寸又一寸地缩短。

6。

有客来访,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谈诗谈酒也谈不着边际的风月。

偶尔有白头翁撞击窗玻璃。

我突然感到血压升高,头晕。

7。

风追逐着风,而雨在千里以外。

午间阳光正好,适合冥想。

又有什么值得去想。

一根烟常常把生命抽到了尽头。

8。

如果能够安详睡去该多好啊。

远山二三朵云扰乱了心事。

蚂蚁在墙角忙碌,窃窃私语。

我的卑鄙让它们变得高大。

9。

午睡醒来无一事。

又有多少事像牙刷上的泡沫?

办公楼对面的路还在整修。

我只关心楼下的榕树是否是落叶。

10。

室内树开始贪婪的光合作用。

我认为风更合适它的生长。

说不定可以在根部萌生翅膀。

从十五米的高度,向下飞翔。

11。

无惧于闲言碎语,打开门。

跌跌撞撞的纸片,嗖的1声。

像梦遗,空洞地掩盖了。

隔夜喋喋不休的草木皆兵。

12。

带着鸟鸣的风在书册上逛了一圈。

出去时竟有一阵阵汗臭。

打印机滋滋地响不停。

一个个字粒,变成剪纸的脸。

十三。

如果把我的眉毛剪下。

把眼睛也剪下,剩下一对耳朵。

满腹牢骚作响。

谁能听见一只茶杯猝死的美好。

十四。

固然,可以想男团随访像海和河流。

想像每个相濡以沫的昼夜。

日头向西偏移。

我的眺望恰恰是昔日的午后。

十五。

隐藏于透明的空气绝非易事。

乃至都不太想提及。   第二种:专一整合型

正襟危坐,满面笑容更显严肃。

有人突然扇了一巴掌。

缸里的鱼,尾巴出现红色。

十六。

尘埃还没有落定,炉火以水鼓噪。

这么慢的时光是否是有人发觉。

闲置的窗台蛛网暗结。

孕育在心的咆哮呢?

十七。

再不整理意马心猿。

暮色就该降临了。

当然,该来的会来。

而你依然没有约定的归期。

十八。

喜欢她的微笑,哦,是的。

这是每个傍晚的潜台词。

门口车流如注。

找不到一只熟习的轮胎。

十九。

街景早已被淹没。

人或事,只记得回家的路。

而我呢?你说。

新建的体育公园掩盖了真相。

210。

春暖花开,现在已是冬季了。

1只蜥蜴却忘记惯性的睡眠。

路灯绽放,在它的阴影里。

每一个人都具有安稳的床榻。

2十一。

停靠在无水之岸是一种宿命。

雀鸟归巢,纸鸢具有语辞。

铁铸的锁匙锈迹斑斑。

终究打开了崭新的木门。

212。

熟习的人去往他乡。

左邻右舍,用陌生埋葬陌生。

不断上演的悲惨剧集。

恍若催情剂,让肋骨隐隐作痛。

二十三。

烧一壶水,斟一杯酒。

爱人睡去时聊发少年狂。

当四肢舒展如颓废的树桩。

复活,难道是神的隐喻。

2十四。

老人多夜尿,我只是到了中年。

竟常让一些愁闷咳醒过来。

又逢雾霾天气。

玻璃杯中遍寻不见星星的影子。

2016.12.07。

四个月宝宝腹泻症状
婴儿能贴丁桂儿脐贴吗
碧凯保妇康栓贵吗
初生儿肚子胀气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