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解密

焚剑山河 第四百五十八章 东瀛

2019-10-18 13:22:27

焚剑山河 第四百五十八章 东瀛

这种威压潇剑秋之前也感受到,正是苍天海那般的暴虐气息,不过这上官宇看起来很是年轻,这个年纪就有如此的成就,日后的前途更是不可限量,让人一想,不由心中震惊不已。

“还真是一个特殊的家伙,不过在我上官宇看来,不过是蝼蚁罢了,混账东西!”

又是一句侮辱的话音一落下,再次袭来的压力,就准备把潇剑秋镇压下去,而就在这个时候,再次一道威压下来,狠狠的将上官宇的威压给抹除掉,紧接着一道身影也是缓缓落下。

就好似水纹一般,缓慢的散播开来,一点点的荡漾出一层,而后再一点点的凝结在一块,惹出的那些怪异的变幻,让潇剑秋不由有一种十分惬意的感觉,神海之内更是异常的平静。

倒吸一口凉气,就在潇剑秋很是享受这种感觉的时候,忽然残魂释放而出的柔和的波动,就变得汹涌了起来,好似在平静的湖面之下,一头恐怖的水下凶兽,骤然就狂暴了起来。

掀起一道惊天海浪,强烈的震荡,也是惹得潇剑秋的神海,那种沉闷剧痛不断的袭来。

不过此时在潇剑秋的身体周围,似乎凝结成了一种光怪陆离的结界,如果他此时屏息凝神感受自身周围空间的话,就会发现空间深层似乎重新创造了一种规则,改变着玲珑神塔。

“现在必须要保持完全放开的状态,也就是说让我的残魂,可以随意操控你的神识。当然你不用害怕,我可不会趁着这个机会,将你的神识给霸占了。”沉吟一声,残魂直接说道。

也没吭声,不过潇剑秋暗暗说道:“就算放开神海,任由你操控我的神识,到时候饶是你控制了神海,只要我坚守住自己的道宫,神魄一旦不溃散,你一缕残魂能把我怎么样?”

当然这也是无极宗之内的口口相传,再加上一些古书的记载,不过这都是真真切切的存在。

凭借着潇剑秋当下的实力,想要重整玲珑神塔内的时间法则,这实在是有些天方夜谭了些,可是在潇剑秋身旁的时间流速,却开始飞速的变慢起来,比之先前,有着极为明显的感觉。

如果再靠近一些,众人用神识查探的话,定然会被其恐怖的气息给吓到,原来那里的时间流速,已然到达了一天可以抵抗十天的地步,这种恐怖的现象

,着实让人无比的震惊。

倒吸一口凉气,几人也不吭声,就这样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潇剑秋,到底在做些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潇剑秋整个人仿佛陷入了一种虚无的空间之内,而在那里面,周身开始变得轻飘飘起来,一股柔和的力量拖着潇剑秋的神识,正在做着一些极为怪异的动作。

可是当下一缕残魂控制着潇剑秋的神识,不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察觉到究竟是在做这些什么,无奈之下潇剑秋只好作罢,等到残魂真正的改变了时间流速之后,再来看看为何。

就这样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潇剑秋只觉得残魂的力量在慢慢的消散着,而后神识回归。

登时潇剑秋的身子猛然颤抖一下,眼睛也是直接睁开,两道寒光从其眼眸当中迸射而出,那种冰冷的气息,也是让人感受一番之后,不由身子都是一震,明显感觉到一股泠然的魔气。

不过潇剑秋嘴角挂上一缕极为轻蔑的笑意,对于徐风起这番话,他好似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紧跟着狂暴的混沌之气,犹如狂风暴雨一般,从长棍之内不断挥洒而出,死死的镇压而下。

只是有着观战之人,潇剑秋刻意逼出大量的荒芜之气,将整个黄院氤氲在一层灰色气流之内,这样一来,饶是自己动用混沌之气,旁人也无法察觉,这便是潇剑秋暴击徐风起的手段。

一声极为凄惨的大叫响起,混沌之气镇压而下后,那看似极为凶悍的防御,一瞬间便是背起狠狠的撕裂开来,尤其是在徐风起的胸口部位,一道长长的血痕,让人看一眼,不由震惊。

在洪涛身旁的几人,一脸焦灼的模样,速度相当凌厉的散开,根本不敢在洞穴之内多待,唯恐那符牌的力量,会彻底爆发开来,到最后几人命丧于此,还真是不值当!

可是面对那恐怖惺忪的魔掌,洪涛且战且退,只是速度却十分缓慢,毕竟魔掌的速度太快,饶是洪涛倾泻灵气,再次幻化出无数的冰笼,都无法制衡那可怕魔掌,被其破开了防御。

心里掠过不妙的念头,洪涛不由大声咒骂道:“混蛋,还当真以为我洪涛怕你了不成,若水再纠缠不放的话,饶是身受重伤,也绝对让你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

凶悍的话音落下之后,洪涛几人已然被悬浮的魔掌逼到了暗室门口,而越过地下那一道黑色的光线之后,魔掌登时安静停滞在半空,不过那凶残的气势依旧挥洒,好似随时都能进攻。

看到魔掌并未有下一步的进攻,在上方的潇剑秋也是微微愣住片刻,不过眼神凝聚在那黑线之上后,潇剑秋这才有些释然,看来符牌之力的倾泻,在洞穴之内也是有界限的。

而那一道黑线,便好像一个结界,符牌之力一旦触碰到这个结界,便无法凝聚进攻,这样一来,也是给了洪涛几人喘息的时间,否则的话,饶是能挡住进攻,恐怕洪涛也会身受重创!

站在暗室门口,洪涛全身都在冷冷的哆嗦着,显然魔掌倾泻的魔气力量,让洪涛都感觉到了生命的威胁,饶是皇境两层天劫的强者,都没办法在魔掌之下保持绝对的冷静,真是可怕。

颤抖着身子,洪涛一旁的那个家伙,急躁的说道:“走吧涛哥,明显魔气蒸腾,情况无比的凶险,根本不是咱们能够制衡的了的,回去之后汇报院里,这件事长老团定会定夺。”

“是啊涛哥,别为了一只兽魂就真的拼命,要是真的受到重创的话,那就算把兽魂给拿回来了,到时候你也没有办法吞噬,得不偿失啊涛哥。”另外一人,也是焦急的劝导。

攥紧拳头,洪涛可谓是满心的不情愿,追着那兽魂来到此处,可谓是花费了巨大的心思,若是将其吞噬的话,那么渡过第三层天劫,洪涛将有着半数的把握,绝对是相当致命的诱惑。

咬紧牙关,洪涛狠狠说道:“看来只有暂时退开了,不过无极山之内有着魔气存在,想必长老团一定会非常感兴趣,到时候卷土重来,那一只兽魂,我绝对要吞噬!”

话音落下之后,洪涛一个转身,身旁之人登时情绪缓和下来,他们还真是怕洪涛继续跟其缠斗,明显符牌之力,根本不是洪涛能够抵抗的了的,就算持续下去,恐怕会真的命丧于此。

一转身暗室的门也是打开,几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不一会喧闹的声音也是慢慢的消失,显然已经离开了这里,待得几人离开之后,潇剑秋在上方洞穴待着,心里却是有些不妙的感觉。

当下洞穴暗室之内仅仅剩下自己,而符牌之力先前只顾着对付洪涛,想必现在一感受到,饶是潇剑秋收敛了气息,也会被其察觉到,万一符牌之力对付自己的话,恐怕会十分麻烦。

全身被一层黑色冰冷鳞甲包裹着,尤其是后背,潇剑秋荒芜体魄释放的更加狂暴,鳞甲鳞次栉比,十分的雄厚,只是刚刚成型的片刻,那疯狂的气息,便是全数落在了潇剑秋后背上。

强大的冲击力量,让得潇剑秋全身细胞都剧烈的收拢起来,那无可匹敌的力量不断倾泻而出,游走在潇剑秋的全身经脉内,那无比灼烧的痛楚,让得潇剑秋整个人脸色都十分难看。

口中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而后潇剑秋被强势的冲击力,重重的打飞而出,最后轰然之间撞击在了暗室的石壁之上,让得整个暗室都剧烈颤抖了一番,乱石和潇剑秋一块砸落而下。

不过两人并未多交流什么,再次往前狂奔而去,不一会就来到了悬崖那,而后紧跟着王若琳的身影,顺着悬崖的边缘地带,慢慢的滑落下去,毕竟此等悬崖深不可测,实属恐怖至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黑暗当中,潇剑秋仿佛感受到很是熟悉的气息,那种气息正在一点点钻入自己的身体之内,可是全身酸痛无力,好似彻底瘫痪了一般,李锐峰根本无法动弹!

就在此时,忽然眼前闪过一团光泽,不过那光泽不是明光,而是一种比之黑暗,更加有冲击力,更加漆黑的凄冷黑光,可是就是这样一道光,却让潇剑秋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味道。

闻言此话之后,三人皆是大吃一惊,血蝠王这等凶兽处于悬崖之内,尤其是那等万丈深渊,那可是真正实力可怕的凶兽啊,潇剑秋能够在这等凶兽手中套脱掉,实属相当不易的举动。

“先前你说苍天海来过,在他临走的时候,有没有留下什么话?”而后潇剑秋扭头问道。

原来在那空间褶皱之内,竟然隐藏着一股荒芜气息,瞬间便是将潇寒释放而出的灵气给压制下来,而后那空间褶皱,海浪一般翻滚起来,直扑潇寒的头顶之上,狠狠的便是镇压而下。

那一刻潇寒明显感觉到身体有些微微停滞,体内灵气更是有种被封锁的迹象,一时之间也是有些慌乱,而洪涛看到潇寒情况有些不妙,当即不再犹豫,寒冰灵气奔涌而出,毫不停息。

面对空间褶皱,洪涛一脸的不以为意,也是觉得这等进攻在其灵气震荡之下,必然会化成粉末消散开来,可是没成想,就在那时候,忽然他感觉到空间微微凝滞一下,寒冰无法挪动。

脸上阴晴不定,潇寒这下再也不敢放肆,只是气势在那摆着,并不敢有丝毫的动作,而洪涛一步步的走上前去,没走出一步,地面之上寒冰蔓延的速度相当迅猛,周围温度更是骤降。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联系电话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价格贵吗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电话号码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上班时间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值班电话

脑梗死是什么意思

脑梗死最怕什么

脑梗死包括

慢性脑梗死治疗方法

云南生物谷怎么样

云南省生物谷药业有限公司

宫颈糜烂上什么药最好

宫颈糜烂为什么会癌变

风湿消肿止痛的草药

运动腰酸背痛怎么办

冠心病症状表现有哪些

冠心病症状早期和晚期有什么不同

枕秃和出牙晚是缺钙吗
跌倒与骨质疏松性骨折
儿童骨质疏松吃什么好
肠道感染用远大医药立可安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